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九品九道 > 第64章 杖责

第64章 杖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武功比试?
  楞菇随口一说就要进行武功比试?王大石吓了一跳,然而东方清落却是沾沾自喜,因为他练习的较好,誓要在楞菇师傅面前展示一番。
  王大石并非是图名图利之人,从未想过与谁较量,也未经传授过武功和技艺,根本没有参加比试的打算,刚才的技艺展示,也只是怕楞菇灰心,勉强应付局面而已,而在此时,面对这种情况,不知道战还是不战,应还是不应,心中就这样矛盾着……
  不过,逆来顺受,王大石已经习惯了,他想做的事情又有几件是心甘情愿的?这场比试他不会推脱,本心要打,只要是楞菇发出的话,再不能实现也要硬着头皮去面对。此时,他想了想,如果打败东方清落,挫伤他的锐气,即便自己得了绝学也不能练习;如果自己被打伤,非但没有面子,也得受皮肉之伤……思前想后,又觉得风险极高,不想动手。
  大福右本想拉开两人,听到楞菇师傅宣布比试开始,便没有再动手。
  此时,群人都注视着两人。
  王大石环顾大福右几人,仿佛在征求他们的意见,只有大福右点了点头。王大石的目光转向了楞菇,他想退下来,但见她凌厉的脸色,不由得胆怯三分。
  这该怎么办?如果不教训他,之后总有吃亏的,想了想东方清落刚刚不逊之言,想了想他平日不厚道,怒气突然就上来了,抬起手臂准备冲将过去,然后抓紧他摔到一边,可是见到东方清落摆开的身姿,稳健的札步,凝力的双臂,如松的身形……又想起这一个月来,他亲受楞菇师傅的调教和传授,练习心法和武功,不由得担心是否能经受他的一拳。如果对方当中一拳冲过来,打昏了自己,那便是贻笑大方了,自己也便无地自容了,怎么还有脸面见欧阳紫云。
  王大石越想越是犹豫,渐渐地心里头发虚,发慌,仿佛对方是只猛虎,而自己就是家里养的那头憨厚老实的猪。
  如此想着,王大石退却了,缓缓地收回了脚步,放下手臂。他将要弃权比试,即使楞菇师傅怪他,他也不打算动手。另外,他觉得楞菇没有传授自己丝毫武技,即使弃权,也不会觉得不光彩,也不会遭到群人异样的眼光。
  王大石如此琢磨着,可知东方清落乃是高傲自负之人,“哼”的一声,对他表达了严重的鄙视,越见王大石胆小不想动手,却是愈发自信,当下一个反身,接着从地猛地跃起,左脚反转,右脚上提。这正是楞菇师傅日前传授的散武术,东方清落已经练得纯熟,连续发出两招,一招“蛟龙翻身”和一招“一举擎天”
  散武术便是俗称的散打术,一共二十四式。
  乡土派的弟子,通常都会从练习基本功开始,散武术就是基本功之一,其中所包含的弓步、马步、跑步功等,都是磨练筋骨的外功,这些可以练习自身的张力、拉力、韧度等,只有练习了基本功,而且达到一定的基础,才可以学习更高深的内功或心法等。散武术有二十四式,都是皮外之功。
  东方清落自然是习武的天才,这连续两招用得连贯顺畅,几乎完美,第一招为势,第二招借势用力,直踢向王大石的下巴处,两招力道不轻,身影过处,清风飒飒。
  大福右看得东方清落如此嚣张,情不自禁地骂道:“东方清落,你这个屁孩子,用这么大的力气,你想杀人啊!真倒劲!小子,等你停下来,看我怎么教训你!王大石没有一丝武功,你用这么狠的招数,你想干什么呀你!”
  东方清落这两招用得如行云流水。王大石被这身姿迷住,想不到半年多未见,其身手如此流畅敏捷。他不禁惊讶,感知下巴处嗖嗖风来,赶紧仰头,躲过这踢来的一脚。
  王大石刚躲过这一踢脚,身体后倾稍大,身子不自主地晃了晃,差一点就跌在了地上。
  东方清落料想不到笨拙的王大石竟能侥幸躲过,两招连发,却没能碰他身子,心中不爽快,大喊一声,接着便使出第三招和第四招。
  只见东方清落双手张开,朝王大石的胸口推过来,手到之处,凝着大力,一推过后,反身冲出一拳,较之前两招相比,速度明显又快了一倍。
  果然让王大石躲闪不及,只觉得胸口一疼,身子倾斜下来,顺着倾斜的幅度,后一拳不偏不倚打在王大石的脸颊之上,令他疼痛之甚,头目昏昏,几欲跌倒。
  这两招打过,东方清落停下来,不自说道:“哼哼,王大石,你不要总是躲来躲去的,比试武技却如躲猫走耗子一般,有本领你也打出两招给我看看!”
  王大石强行忍受着,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捂着脑袋,身子歪歪斜斜,似乎已经把持不住,原地转了好几圈,才稳住了重心。他没有想到,真的没有想到,东方清落却跟他真操实练,而且东方清落的散武术练得如此之好。
  东方清落第五招和第六招又使出来,这两招,王大石没有躲挡,想躲也躲不开,直被打得跌在了地上。
  此时,王大石眼睛迷迷糊糊,什么也看不清楚,坚忍着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
  就在此期间,东方清落第七招到第十招,一一地展现出来,招式张扬,好似故意引起楞菇师傅的注意。
  欧阳紫云鼓着掌跳了起来,赞叹东方清落动作潇洒,竟一点儿也不在乎地上的王大石。
  王大石看着东方清落一肚子的积恨,他又看了看楞菇,他的眼神似乎是在告诉楞菇自己没有学到一丝武功和技艺,每天在乡土派干杂活,每天都受到责罚,而且身子被折腾得愈加虚弱,怎么跟东方清落比试?他的眼神有一份自怜,有一份愤怒,但是这种愤怒从心而生,不敢明显地彰显出来。
  这时,楞菇终于开口说话了:“王大石,我没有传授你武技,难道你就成了废物了不成!从小不教你吃饭用筷子,你就用手抓屎吃了不成,你就饿死了不成!”
  这话锋尖锐,如同一根针刺在王大石的心头。
  “是的,楞菇老人家说的不错,天下哪有现成的东西?楞菇为什么要传授我武功和技艺,为什么要传授?这天底下,什么事儿还不都是要靠自己吗?”
  王大石脑海之中瞬间闪过这个念头,“突”的一下爬起来,跪在地上,对楞菇说:“对不起,楞菇老人家,我本想放弃比试,只是怕你怪罪……”他刚说到这里,见她没有搭理的意思便没有再说。
  其实,王大石期待楞菇的意见,只待楞菇的指示,没有她的发话,他甚至不好意思出手。可是,楞菇只是一直在看,一句话也没有说。王大石只好慢慢地站了起来。
  东方清落誓要王大石的好看,见王大石起身,又冲了过来,单手推向王大石的小腹,左手抡在王大石的脸上“啪”的一声,瞬间的一巴掌,使得王大石的脸又红又热。
  哈哈哈……一阵笑声。
  王大石听到笑声,脸色更加难看,这嘲笑的声音正来自欧阳紫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