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九品九道 > 第68章 茯苓神

第68章 茯苓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大石的身子本有病恙,秋日之水,沁凉入骨,使得他虚寒发冷,不停地颤抖。他费了好大的功夫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朝道上望去,只见欧阳芝青和欧阳紫云早就没了人影。虽然欧阳紫云是无情的,但是王大石对她依然是暖意融融,他叹着,此次与她一别,不知道何日何时才能再见一面,或许是一辈子也见不到了。本来,他今日想到市井看看场面,而当下身陷窘境,暂时去不成了,随找了个僻静之所,脱下衣装,把它晾晒干净。
  虽然天气不是太热,但是山风嗖嗖不停,下午未时,衣物已经被晾干了,王大石穿在了身上,向街市的方向走去了。
  第二天,王大石来到了街市。这算是他第一次到到过像样的街市,比家乡的菜场大的多了,除了人多热闹,商品应有尽有。他很久没有吃饭了,肚子饿的咕咕直叫,在一包子店前停下了脚步。
  这家包子店所售的是狗肉的馅料,散发着土香味,王大石倒是听得肉包子打狗、狗吃肉包子,不曾想狗也能变成肉包子,颇感新奇,掏钱买了两个,正吃时,见包子店中坐着一个人,那个人正是在莲芳桥上所遇到的蒙头瞎子,他正在吃着热腾腾的包子,面前摆着一碗粗豆稀饭,还有一小碟腌肉和酥蹄冻,这等丰盛的早餐可都是中等富有的人或是待客才会点的。
  狗肉包子做工考究,珍馐美味,蒙头瞎子一口一个,吃得爽味。
  王大石又朝那瞎子看去,不由得惊讶,刚刚盘子里头还有六只包子,转眼功夫只剩下一只,不知他如何吃得这么快。
  只听蒙头瞎子说道:“哎呀,我要的六只包子,怎么只有一只呀,骗我这个瞎子,不得好报应!”
  店主子听了,连忙上前赔不是:“老神仙,老神仙,不急,不急,我再给你端上六个来,只要你能保我们这老店生意兴隆,你能吃多少给你多少!”
  瞎子说道:“我不仅保你们店生意兴隆,财源广进,还保你们一家平安顺昌!”
  “好,好,好……托你老神仙的吉言!”
  店主子赶紧吩咐上包子。
  瞎子摸着包子,嗅着香味,笑嘻嘻地趴在店主耳根唠叨着什么。
  店主子有所会意,呵呵大笑,说道:“这个小意思,小意思,区区一点,无足挂齿,再说,这也是自己的一番心意,区区敬意,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呵呵……”接着,蒙眼瞎子再三叮嘱道:“记住,今天就是个好日子,千万要记住!哎,记住,不能过了时刻!”
  店主子点了点头,煞有介事地走了。
  这时候,伙计给蒙眼瞎子又端来了十只包子,上了一碗粗豆稀饭,咸肉和酥蹄冻又各端了一碟,瞎子迅速伸出手拿了两只包子塞在了袖袋之中。
  “哎,店主子,怎么只给了四只包子呀!”蒙头瞎子喊着。
  “哎,来了——”店主子亲自又夹了两只包子放在盘子里,顺就把伙计打发了一顿。
  蒙眼瞎子吃完,丝毫不提给钱的事,擦了擦嘴巴,大摇大摆走出了店门。店主赶快送了出来,一副谄媚的嘴角,说完一番客套话后,嘻嘻地笑着,那种窃喜的端态,如同小人拜佛开了正门。
  王大石从店中走了出来,看着瞎子的背影愈发觉得似曾相识,听他和店主的一番做作,似有图谋。
  到了夜晚,蒙眼瞎子来到市井不远的一片丛林之中,这里是个僻静的地方,远离市井的喧嚣和吵闹,夜下树林中发出奇怪的响声,显得恐惧阴森。
  这时,蒙头瞎子扯去帽子,爬到一棵树上,乐嘻嘻地在等待着什么。
  原来这人并不是个瞎子,只是直筒帽子蒙在眼上看不到而已。王大石感觉奇怪,对他装瞎子的行为不堪了解,睁大眼睛盯着他,看他终究是做些什么勾当。
  不过多久,听得树林之中有脚步声音传来。王大石循声看去,不远之处,正有一人朝这边走来。听到脚步声,躲在树上的瞎子把帽子从头上套下来,遮住了双眼,似乎害怕见到别人,又似乎怕被别人发现。
  来人手执一柄铁铲子,王大石认得他,正是包子店的店主,他在寻找着什么,最后在一棵粗壮葳蕤、展张如伞的古树下挖了个坑,将布袋中的东西倒入坑内。夜下寂静,倒入的东西显得很沉,发出“哗哗”交杂的声响,这让王大石瞬间就明白了,店主所倒入坑中正是铜钱和碎银。
  店主用铲子铲土把铜钱和碎银子埋好,然后点着三株香插在土上,跪下来磕头,鞠了腰拜过,才转身回去了,一路上他不放心,反复转身回脸朝那埋坑的地方看去。
  王大石不明白他这是在做什么,可能认为古树受虔拜之神,把钱财埋在此处是体现自己的一番虔诚之心吧!想到这里,王大石再朝着这棵古树看了又看,只见这棵树粗大,厚厚黑黑的树皮如同泥墙一般,想必有年头了。所谓万物皆可成精,这棵大树一定有古老而悠远的传说,或许在附近村落中传诵着一些传奇的故事吧,不然,也不会有人把它当作神,用钱财祭拜它。
  是的,王大石就这样想着,靠了近处,只见瞎子扯掉了帽子,窝着身子爬下来,脚刚落地,便朝那棵古树下跑了过去,根本没有发现躲在树边的王大石。王大石终于看清了他,也认出了他是风游僧,难怪那么的眼熟,没有想到这辈子还能碰到他,心里头一个惊喜。他记得当初和风游僧结识,风游僧话多人烦,倒是没有架子,随和好处。短短数月不见,想不到他竟然装作瞎子,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风游僧高兴得翻了个跟头,嗖嗖地爬起来,如同猴子一般,敏捷而精炼,窜到古树前,把烧着的三炷香从地拔起,摔到一边,卷起袖口,伸出双手,顺着刚刚填起来的土坑扒了下去。他扒着,乐着,嘴中还念叨有词:“冯大胖子,你家财万贯,施出这些钱财出来帮帮咱们穷人家也是应该的,我收了这钱财,不算蒙,不算骗,用的放心,花的舒心啊!老天爷保佑,这不是我不情不义!哈哈哈……”
  王大石当下终于明白了,原来风游僧正是在欺骗人家,他悄悄地走了过来,拍了一下正在专注数着铜钱和碎银的风游僧。
  风游僧骗人钱财心中发虚,被这一拍,吓得一跳,猛地转过脸来,手中的铜钱和碎银撒了一地,当他见着竟是王大石时,傻了眼,噗噗地就哭丧起来,似乎抬头滴鸟屎,举步踩大便,弯腰撞西墙,遇了晦气,后悔之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