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九品九道 > 第71章 响声

第71章 响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昨夜,王大石直到深夜才睡觉,第二天很晚才起床,推开舍门,远远听得风游僧的呼噜声。
  掐指点算,长假也该结束了,为了迎接大福右兄弟俩和东方木白兄弟俩的到来,王大石拿了布毡子把殿内的桌子、椅子、梁柱和墙壁上的装饰、壁画、雕刻等都擦得干干净净。自楞菇师傅死后一直没有人打扫院落,地面积灰很多,王大石再用笤帚作了清扫。
  天气好似跟王大石开起了玩笑,悠悠的微风闲吹,刚扫干净的地面落满了树叶。王大石把叶子堆在一起,准备用箩筐装起,送到厨房间当作柴火。这时候,殿外传来了敲门声和是男子的说话声,声音很急促,似乎出了危急的事情。男子声音粗犷,凶悍逼人:“你这女人,竟是个下滥贱的货色,浑身上下都是毒,克死了丈夫,流落荡浪在乡间勾引野男人,如此不守妇道!今天我便杀了你,破开你的肚腹,看你肚里长多少毒瘤,然后再挑你的骚筋!”女子哭泣着,一直在求饶:“求求你,求求你,你饶了我吧,我是被逼无奈的!”男子岂听她分辨,听得“咣——”的拔剑之声,再听“哇”的一声惨叫,女人倒在血泊之中……
  “啊,竟然敢在乡土派门前杀人,楞菇师傅死了,果真失去了威严!”王大石想着,冲了过去,猛地推开了门。
  门外站着两人,正是大福右和大福左。
  王大石很久没有见到两人,来不及亲热和高兴,左右看了看,也没有见到有其他男人和女人,面前的景象跟自己所听到的截然不同。王大石看了看大福右和大福左,说:“嗨,咱们别愣站着了,刚才我听得抽刀杀人的声音,你们快,快帮着找找看?这大白天杀人,真是……”
  大福右和大福左两人不约而同地朝他大笑。王大石恍然明白过来:“嗨嗨,我真笨,怎么就这么糊涂呢,刚才吵架杀人所发出的声音,正是你们俩在演练的口技。”
  大福左拍了拍王大石的肩膀:“咋样,咱俩的口技还行不?”
  王大石说道:“两位口技练得如此传神,让人真假难辨,刚才我还以为是真的呢!”
  大福右拍了拍王大石,说道:“唉,我就知道,只有你会推开门施救,大仁大义呀!”
  说着,两人走了进来。
  大福右和大福左回村的时候,王大石特别叮嘱他们去看望父亲王里长,待两人刚在大殿中坐下来,王大石便问了过去。
  大福右说道:“王大石呀,王里长接过你的孝心,激动得两天两夜没有合眼,心里头感激着你这个乖孩子。我们向他说了你,说你学艺用功,还得了楞菇师傅的绝学秘籍。王里长很高兴,直夸你呀,说你是个好孩子,终于长大了,最后呀,还交代你,赶快找个相好的姑娘!哈哈……”
  王大石问道:“村里头的人们都可好吗?”
  大福右说道:“唉,王大石,你这么交心和博爱,真是好心眼的人呀!村里头还是老样子,他们听说我们几个人在一起学艺都很高兴,盼望着村里头出来个人才呢!令人感到可惜和可恨的是,村里头的人都说东方木白和东方清落必将成为武学或技艺奇才,是村里头的骄傲。但是,但是,对你个人的发展,村人都是摇头,都说你……”
  他支支吾吾没有说下去。
  王大石知道大福右没说完的话,一定是村里头人说他傻笨,对他的前程不看好。王大石喟然一叹,心想:“这就是命吧,自己不能学习武功技艺了,自己将来也不会有多大的出息了!”他对大福右和大福左说道:“如果东方木白和东方清落能武功技艺大成,我也会为他们高兴的!”
  几次婚姻的失败,王大石憎恨村里的家长里短、说三道四,甚至于憎恨整个村子,可是,出远门日久,倒显思念。
  “对了,王大石,王里长说你长大了,不让咱们称你叫王大石了,让俺叫你大石头,是想让你像石头块子一般坚毅。咱们将来要是口误,你可别要怪咱们,咱还觉得叫你王大石顺口!”
  王大石听了万分心酸,自己的名子之中有个“石”,就是坚韧坚毅坚强的寓意,反而自己整天哭哭啼啼,柔柔弱弱。
  “不,随便吧,你们叫我什么我都不介意,王大石或是大石头,随你们叫!”
  “唉,叫你大石头,倒是显得亲切的多。”大福左说。
  “王里长让我们给你带了双鞋子和一件新衣服,这些都是好的料子——你托我们带回的钱他没舍得用,第二天捧着一只鸡到街市上卖了,把两份钱加在一起买的——你穿着看看,合不合脚,合不合身!”大福左说着,拿出了鞋子摆在王大石的脚前,然后又从包中掏出衣服。
  面对王里长的疼爱,而自己却不能学武技,所得到楞菇师傅赠予的秘籍也被黄修仙要了回去。王大石一阵心酸,心底难受之极,他默默地想:“我这辈子对不起的便是王里长的养育之恩了!”
  王大石没有试身,他觉得自己现在还不配穿新鞋子和新衣服,先把新鞋子和新衣服收下来,叠放好。
  “王大石,我们此次回去,大概也就这么些事情!”大福右看他不开心,便没有再多说话。
  王大石接着问道:“对了,东方木白和东方清落兄弟俩没有跟着一块回来吗?”
  大福右没有置声。
  王大石转脸看向大福右,他居然已经闭上了眼睛,斜在太师椅上睡着了。
  大福左见兄长睡着了,哀叹一声,对王大石回答道:“东方清落性格古怪,脾气不好,跟我们相处总带着怨气,不可深交!”
  王大石猜想:“你们一定是闹了矛盾。”
  大福左说道:“本来是一起回来的,东方清落那小子,孤傲又自负,回来的途中跟我们绊了嘴,走分开了!”
  王大石“嗯”了一声,说道:“东方清落年纪尚小,长大了便会好些,咱们都是同一个村子的人,平日里要互相帮助才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