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九品九道 > 第92章 真道

第92章 真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据传说,正一道始祖叫张道陵,游历天下名山名川,行至龙虎山时,觉此间仙气邈邈,便选择龙虎山修道。龙虎山状犹如青龙盘横,又似猛虎雄踞,自古龙虎争雄相斗,势而不两立,然此山势如同静卧之龙虎相斗,故而得名龙虎山。
  张道陵创建道观后得到传扬和发展,自此道宫遍布龙虎山,有正一道观、天碧观、上清宫、逍遥观、天谷观等等。其中正一道观为龙虎山正一道中最大的观,由正一道大掌教亲自掌管,观中有道众数百。上清宫、逍遥观和天谷观都是小观宫,归为正一道大掌教分管。正一道主修武功和内功,统领各小观宫,更是该教派的铜墙铁壁,抵御行道之中旁门左道的侵扰,维稳行道各门各派,算是行道之中的泰山北斗之一。
  那些小的观宫从事不同的修炼,有上清宫是专门研练丹药和配伍中草药,以求长生不老和治病救人;逍遥观专门寻仙、制作通仙符,又能镇妖除魔。等等。这些观宫受到很大的重视,能到这些小观宫做掌管的则都是在正一道中修道高深的人物。
  楞菇师傅掌管着乡土派,同样会配制一些中草药,也精通法术,从行道类别而讲,这些更多的是属于民间,配伍的中草药大都是民间的土方子,法术也是民间传承,还有楞菇师傅所擅长的变脸术、腹语等都是出自民间乡土,与之龙虎山各道观源出不同,无法相提并论。
  张道长掌管着天谷观。天谷观专门从事对精灵鬼怪招引和驱用,在行道中算是独一无二的把式。张道长平日里钻研驱用鬼怪的灵咒之类,当然在招引的时候有时用到法术和符箓,所以天谷观的张道长除了念诵灵咒的能力还身怀深奥的法术。张道长闲云野鹤,游漫天下,生来天资聪明,此次他正是从五台山回来的路上与王大石相遇的。
  五台山乃是佛家的地方,其菩萨顶寺利用法器驱使鬼怪,这与龙虎山道家的天谷观用灵咒驱使鬼怪有异曲同工之效。天谷观的张道长和菩萨顶寺的法物大师因此成为好友,两人不断寻索和修炼驱使鬼怪的法门。最近,两位代表佛道两家潜心研究,利用佛家与道家的结合,驱使鬼怪,由此佛道彼此来往较为频繁。
  王大石曾经两次来到龙虎山,第一次是徒步而行,对龙虎山的美景欣赏万分,比起青峪山,那是更胜一筹。青山绿水环绕,依山缓行,绕过九十九峰二十四岩,每座山峰都是碧绿色,那里生长着公母杜鹃、狗尾巴挠、牛鼻子翘、马尾绕,更有叫不出名的山草野花和珍稀的物种。
  跟着张道长来到了天谷观,这里风景秀丽,空气清鲜,每一株花花草草仿佛都蕴含着仙气,不愧为道家之所。在观后的大院子内,有一排建筑,青瓦楼台,是道仆们的宿舍。
  两位道仆接下王大石的行囊,安排他到观内稍作休息,奉来清茶,又为之打理好了床铺。王大石从未受过如此的礼遇,倍觉荣宠。他想,正一道不愧是大教派,每一位道仆仿佛都受过严格的训导,做事情井井有条,遵循章法,而这些是乡土派的大福右、大福左和风游僧无法企及的。
  道观内摆设简单,所配物件不多,正是道家所追求的质朴,物尽其用。
  王大石坐了一会站了起来,四处看了看。观内被隔了很多间,其中有一间窗户是向北面开着,显得阴沉潮湿,里头摆着一张桌案,上头供奉着四五只冒着鲜气的小坛子,每只坛子之上贴着一道符箓,如同挂牌百年的陈酿一般。符箓上写着奇异的字体,画着奇异的符文。
  乡土派起自于民间乡土,算是个大杂烩的教派,那些技艺、偏方等都是出自于民间经验总结与收集,那些散武术等也都是普通的外功而已。王大石见过楞菇师傅施展的符咒,故对姜黄染成的符纸很了解。那符箓上面奇异的字体代表着天、地、人三界,人在中间,沟通联系着天地。王大石看着桌案上供奉的坛子,心想这些坛子里头一定装着很重要的东西。
  天谷观内的小道仆都是刚入门派的,只管做一些清扫、做饭等之类的杂工。最近,正一道大掌教特意为天谷观增配了一男一女两位人员,专门为张道长作下手用的。
  张道长刚到观内,那一男和一女赶紧跟着走进来。
  男者是华苍海,背上别着剑鞘,内插三把剑;另外一位是柳菲霞,手持一柄铁叉,两位是正一道掌教的俗家弟子。之前,王大石和风游僧寻找黑胡老人算命求卦时,经过正一道,那日正巧是正一道观举行斋醮,两人在观外守备,拦下王大石和风游僧。王大石自然认识他们两个。
  王大石朝两人点了点头,笑了笑,以示打了招呼。
  柳菲霞看也没有看一眼,哼的一声,扬起头,不予理会。
  据说天谷观是个神秘的地方,为张道长专用,没有允许谁也不能进入,王大石有幸在观内看了个遍也算是侥幸。
  张道长带着王大石来到天谷观的后院子。这院子不大,王大石看来看去没有看出头端来,他问道:“张道长,这么小的地方您是怎么练习武功的?”
  王大石这话一出,落得华沧海和柳菲霞哈哈大笑。
  张道长说道:“你心中一直想着武技,所以对此显得特别的关心!呵呵,你看,龙虎山延绵百里,每一个角落都够你练习武技的,为何偏偏要在这里练习呢。”
  王大石问道:“张道长,刚刚在天谷观中,那坛子里头装的是什么?”
  华沧海和柳菲霞一听瞬间变了脸色,柳菲霞冲道:“小子,你在观内坐着还不够,怎么会乱跑,你看到那坛子了?”
  想必那供奉的坛子非常重要,王大石看着两人冷峻的脸,吓得没有置声。
  华沧海和柳菲霞似乎做错了什么事情,赶紧向张道长道歉。华沧海抱拳说:“张道长,刚才咱们只在外头练了一小会的武功,却让旁人误入,我本人失职,请求张道长惩处……”
  张道长呵呵一笑:“没有什么,王大石不是外人了,看了也就看了,再说了,是我把他带入观内的,随他看看也罢,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