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九品九道 > 第99章 揣测

第99章 揣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福右、大福左和风游僧突然一阵咳嗽,奇怪的症状接踵而至,疼得三人虚汗直冒。每次病症的出现,都无情地将三人折磨得死去活来。
  王大石连忙走过来相顾,可是此刻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风游僧心底最是害怕了,害怕自己不明不白死了,此刻他骂道:“娘个嬉皮的,这等痛苦,不如让俺先死了算了!”
  大福右疼得急了,用头不停地往地上撞:“苍天呀,俺们没有做什么亏心的事儿呀,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咱们,如果你看咱们不顺眼,顺天来个响雷惊闪劈死咱们便是了,为何要让俺受这样的痛苦!”
  大福左痛苦的够呛,双手不停地捶着胸口,发出“空空”的响声。
  三人在痛苦之中挣扎,让人难以侧目。
  王大石不住朝院外看去,希望张道长尽快地到来。
  突然,院外传来匆匆的脚步声音,王大石以为是张道长,对三人说道:“你们有救了,有救了,一定是张道长来了!”
  院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每近一步,都让王大石的心剧烈地跳动。
  “咯吱——咣——”的一声长响,院子的门被打开了。王大石转过脸去,用目光迎接张道长的到来,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门外头站着的并不是什么人物,而是刚被摔在山坡下的那只可恶的野狗。看着野狗居然还没死,王大石惊讶。
  这只野狗似乎过来寻仇的,张着嘴巴,咧着舌头,比之前更是凶恶无比,几步窜到王大石的身边,朝王大石扑过去。
  王大石大骂一声:“畜生——”一脚顺着恶狗的肚腹踢了过去。那野狗身子在半空中腾过,落在地上,转过身子又扑过来,动作灵快,迫得王大石一个措手不及。
  这只野犬明显比先前厉害得多。王大石心想:“这次一定把这畜生砍了头剥了皮,然后再剁了四肢,它若是再复活也不必怕它!”
  野犬一扑未中,端着舌头,咧着嘴巴;它的眼神中有一种不休不死的决心,瞄准王大石,欲要啃噬其肉。面对这种凶恶的气势,王大石当下尽可能躲挡,以耗费它的体能,寻机收拾它。
  可是这野犬比刚才更加凶恶,愈是得不到,欲望愈是增大。它已经死过一次,扑来纵去了好久,却一点儿也不见疲态。
  王大石反而有些害怕了,他迫不得已回目看了看大福右三人,以期望三人的帮助,可是三人奇痛缠身,看之表情似乎比自己的处境困难多了。
  其实,就在王大石回脸观望那一刻,野狗突然身子一斜,扑在王大石的腿下。王大石只觉得腿下一疼,差点跪在地上。天色灰蒙,看不出是否已经受伤,但是明明已经感觉到鲜血流了出来。这时,王大石才分辨清楚,这畜生并非是刚才的野狗,而是一只恶狼,难怪有这样的攻击方式和更加凶恶的架势。
  王大石陡然觉得,自己的内心虚弱,愈是躲藏,野狼愈是凶猛,愈是害怕愈是处处碰臂,深受拘束。他在脑中迅速调整了一下作战心态,然后跑在院子的正中摆好架势。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他觉得既然是决战就不能害怕,就要有必胜的信心,就要全心应对,不然必败无疑。
  果然那只野狼,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王大石躲来躲去,惹了一身的汗水,当下也有了喘息的机会。同样,野狼刚才也是一阵猛追猛扑,这下也有了些许休整。
  野狼喘着粗气,咧着舌头,汗水啪啪地落下。
  王大石心想:“对侍不能恒久,如果时间了拉长,野狼必定比之前更加难缠,而且,时间拖得越久,恐怕引得狼群!”当下他便想把最近所学的伎俩全盘脱出,一则巩固复习武技,二则更有实战的意义,以此检测自己面对敌人的勇气。
  王大石按照《周天循环法》所载练习起来,贯通全身,脑中回想着散武术的招式和所学的阵法,顺就把驱灵咒也默默地回忆了一遍。
  “待会,我把这些一一用上,看看哪项本领更贴合实际作战!”王大石想着,猛地一个摆步,吓得野狼后退几步。
  接着,王大石主动攻击,以散武术的三个招式对付野狼,根据相互的变化,穿插着自己的拳脚。因为他想一一展示自己所学,忙乱之间,竟然拿起符纸贴在野狼的脑门,弄得自己也觉得好笑。
  符纸有镇鬼驱邪的作用,对畜生则是没有一点儿用处,除非畜生身体附着鬼邪。他看着野狼,心想若是能把符纸点燃,可以接通野狼身上的毛发,说不定就可把野狼吓走,即使不走,毛发被火烧毁也伤它不轻。平日里王大石操用符纸会以火石助燃,可是面对野狼这般扑来纵去的畜生,难以接近,以击打火石燃烧符纸显然不便。王大石一直勤学苦练,肯于钻研,对驱灵咒所产生的灵验欣往无比。这些天来他身体异动,觉得内气充足,他想试试,看看自己这将近一年的努力有没有成果,那些循环法和驱灵咒到底掌握得怎样。此时他屏住了呼吸,念动驱灵咒,双手合十,十指指向符纸,意念着符纸能够通灵自燃。一阵过去,没有丝毫反应。野狼似乎被他的姿势所吓,一动不动。王大石看它未动,又试了一番,这次,顺着周天循环法的要义,将丹田之气巡游全身,然后贯通于指尖,猛地发出,似如一阵风过,催得沙沙轻响,迫得野狼一震。王大石不知道这是自己所发出的气力还是天外之风,他无时间去寻思,只在这时,点燃符纸驱走野狼是当头要事。他再次聚力而发,驱灵咒跟着念出,意念着那符纸点燃。就在这时,一阵火光亮起,眼前大白,只见野狼脑门之处一团大火,再听“嗷嗷”惨叫。王大石惊呆了,他已没有趁火打劫野狼的心思,心中不断地自问,这是自己的作为吗,这是自己的作为吗?
  一股焦糊味传来,想必野狼身上的毛发被符纸接燃。野狼倒是聪明,顺着地上滚了几圈,火光熄灭,更加凶猛地死拼过来。
  王大石这牛刀小试,初现成功,心中大震,自信满满。他心想:“是的,狭路相逢勇者胜,我谁也不怕!”主动挺身过去,一阵拳脚,打得野狼嗷嗷直叫。只是没有打中要害部位,野狼虽吃不少痛苦,却没有丝毫损伤。
  天色将明,野狼明显败象已现,却死缠烂打,不肯逃走。王大石开始很害怕,现在觉得和这野狼交战是自己的幸运,正好可以练练手法,若是失手打死了它,毕竟只是一只畜生,也不打紧。此时,王大石故意和它周旋着,胶着了一阵,他默默地回顾了《周天循环法》,暗暗地在自身凝聚力量,然后猛然出击,一拳打在它的嘴巴上。
  王大石这一拳的目的是落在野狼的头上,当他出拳时还是有所偏差。野狼受这一拳着实不轻,跌在地上哼哼直叫,不一会儿便停止了声音。王大石想趁此机会加上一脚,他觉得这一脚下去,不论踹在何处,也会让这只野狼身受疼痛,就在他将动手之间,突然脑海中回想起野犬诈死风游僧和大福右被咬的场面。
  果然如此,野狼是诈死,猛地翻动身子,腾高躯体,直接扑过来。它腾得很高,盖过高大又结实的王大石,嘴巴张开,吞来王大石的面部。
  这下,野狼速度惊人,比之前任何一次攻击都凶狠,似乎是拼死一搏。王大石有此一防,还是没有躲过它的迅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