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九品九道 > 第122章 村荒

第122章 村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众人依照鹰神汉的吩咐,闭着眼睛,嘴巴一刻不停地在念叨着。他们求雨心切,极度虔诚,眼睛也不敢睁开一下,唯恐这一睁开,犯了禁忌,雨水求而不来。
  在大福左的旁边有位大汉,手持弯弓大刀,上身半裸,一副凶相,大概是鹰神汉的随从“刽子手”了。这等架势好似是在做什么仪式,只要鹰神汉念叨完毕,睁开眼来,一道号令下去,刽子手就会举起手中的大刀砍向大福左。
  三人都不知道大福左怎么会在此处冒了出来,大福右有些着急,就要上去相救,被王大石拉了下来。
  王大石小声地对他说道:“这不是急于求成的时候,这么多的人咱们没法对付……”
  大福右生平就这么一个亲人,他哪里受得了劝,急不可耐,抡起拳头:“让俺老子跟他们拼了!”
  “不行,对付鹰神汉咱们绰绰有余,可是村人不好安抚,再说,如果伤了村人,那也不是咱们的目的!”王大石拦下大福右。
  这时候,鹰神汉大概被惊动,睁开了眼睛,向众人扫了一眼后,看向王大石几人。
  王大石几人一愣,正不知所措的时候,风游僧装作来迟的村人一般,悄悄地走到众人的身后,学着众人跪在地上,嘴中念叨不停。王大石和大福右不失时机,也跟在风游僧的后面跪下来,学着众人的模样,嘴中开始念叨起来。
  大个子还楞在当地,王大石赶紧示意他照办。
  念叨了一会,鹰神汉手中的黑鹰高高飞起,在庙宇之中盘旋。众人听到飞翅声,抬起头,看着黑鹰。
  鹰神汉此时把地上的一个黑色的大筐转在身前,众人一个个地站起来,走向黑筐子,从口袋掏东西往里头放,果脯、米面、肉之类,有的直接放入铜钱或一锭银子,渐渐地装满了黑筐子。
  风游僧看了暗骂:“他娘个嬉皮的,还有这般骗钱的,如此容易,发横财了!我当初怎么没有想过这样的办法!”直是后悔。
  王大石看到这里立刻也明白过来,心想这个鹰神汉一定又是个骗子。他默默地说道:“唉,这个世道,这么多坑蒙拐骗的,如此之心,怎么能祈求下雨,老天爷怎么能看到他们的虔诚!”
  众人已经把准备好的东西一一送到黑筐子内,最后,轮到王大石、大福右、风游僧和大个子了。
  四人身上什么也没有,鹰神汉盯着四人看了好一会。
  风游僧这时从口袋中各掏一枚铜钱分给三人,然后,四人轮个走到筐前,把铜钱放在黑筐子内。
  大福右痛恨鹰神汉,在筐内放了一枚铜钱,反手摸了两个馒头藏在袖口中。
  风游僧机灵,他可不是吃亏的主,哪里能被别人占上半点便宜,趁着鹰神汉不注意的时候,放入铜钱之时直接从黑筐子中摸了两锭银子装在身上。
  王大石和大个子乖乖地把铜钱放入黑框之中。
  众人都回了位,鹰神汉此时睁开眼睛,说道:“苍鹰之神,得到祭拜,即将冲上天霄云瀚,传递干旱讯息!”
  王大石听到这里明白了,原来鹰神汉收集财物是祭拜手中的那只黑鹰,黑鹰得到祭拜之后冲向天空,传递下雨的讯息。他们传递的讯息要想得到应候,所以要斩杀邪灵作为礼物,以得天神信任,由此降下雨水来,至于所斩杀的邪灵,大概就是被他们抓住的大福左了!大福左不是邪灵,而是他们自作认为是邪灵,大概就是以此为幌,骗取钱财。
  随着鹰神汉话停,众人睁开眼睛,跪拜下去:“谢苍鹰之神,感谢苍鹰之神!”
  接着,鹰神汉从刽子手中接过利刀,口中吹出一条火苗,火苗金黄耀眼,把利刀烤得冒出青烟。稍停一会,刀锋渐芒,从黑筐之中取出猪腿,将其剁碎,撒在地上。随从奉上祭拜的大公鸡,鹰神汉一刀抹其颈口,听得公鸡一声哑叫,鲜血从喉咙之处喷淋而出,飞花四溅。他一声大喝,那只黑鹰在庙中盘旋,迅速低头俯身,冲向地上,啄食猪腿之肉。然后,鹰神汉的利刀在大福左的面前比划,这般做派,玄奇鬼怪,委实让众人惊叹称绝。
  这分明就是民间招摇撞骗的神汉,他嘴中喷出的火是早有设计,民间会此把戏者比比皆是;把公鸡杀死,猪腿子剁碎,一是想喂饱黑鹰,另外的目的就是想在群众面前展示一番,好让群众知道,供奉在黑筐中的物品、食物和金钱并非是自己所得。其实那黑筐中的食物和金钱,说是祭拜苍鹰之神,其实就是自己的利益所得。
  风游僧看在眼中气在心底,暗暗地骂道:“他娘个嬉皮的,如此贪财横敛,这可是农民们的血汗!哼,逮个机会,把你这头贪敛人财的肥猪用火烤了!”
  大福右心中也不自地暗骂:“真倒劲!哎,村民善良呀,村民无知呀,却让这堂堂正正的大骗子逍遥!真倒劲!众人还不是被这干旱的天气给逼的,若非如此,哪里还会出现这等下作!——呵呵,天下哪有这么多的神灵?什么,苍鹰之神?呵呵,等本人脱了身,抽个空闲,就让这苍鹰变苍蝇!”
  王大石此时却交心大福左的安慰,心中一直在想怎么样去营救大福左。
  鹰神汉持起利刀,在大福左的面前撩来撩去,他再次吹出一条火苗,然后嗓眼之中发出斜啦啦的声音,喊道:“苍鹰之神,弑杀邪灵!苍鹰之神,弑杀邪灵!”
  众人再次跪下拜祭。
  此时,鹰神汉走向大福左,刽子手模样的黑汉子扒开大福左的上衣,鹰神汉用刀尖在大福左身上比划来比划去,最后,扬起利刀就要砍下去,突然间,在大福左的身后,爬出一只拳头大的蜘蛛,蜘蛛一下就跳在了光滑滑的利刀上,吐出浓浓的白色的液体。
  鹰神汉吓得一怔,村民们也吓得惊慌起来。
  风游僧灵机一动,指着鹰神汉就骂道:“你个邪神巫汉,在此骗财横敛也罢,居然引来邪蜘蛛残害村人!”
  村民们听得风游僧喊出这话,都吓得一愣,鹰神汉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也吓了一跳。群人不知所措。就在这时,王大石跃到鹰神汉跟前,一拳打在鹰神汉的肚腹之上,只听“呕——”的一声,鹰神汉后退几步,终究没有持稳,一个仰身栽在地上,手中的利刀摔在了一边。
  王大石尚且没有反应过来,刽子手凶扑扑地冲到他跟前。这刽子手体态彪壮,身壮如牛,一看就是老练凶恶之人。王大石是初入世道,牛刀小试,缺乏经验,对付这人自然费劲,纠缠了几个回合,打成平手。
  大福右趁机把大福左救了下来。大福左先前受了惊吓,此时见到兄长和朝夕相处的王大石、风游僧,顿时精神起来,和大福右、风游僧一道共同抗击鹰神汉。
  王大石的武功有些成就,最近体内升腾,气力充沛,一直有腾空而跃,翻身而飞的冲动,只是不知怎么驾驭和施展。此刻,他一人对付刽子手,先是勉强自保,而越打越是有精神,渐渐而手到擒来,显得绰绰有余。侩子手却是越来越累,身手从快渐慢。
  攻守之间,刽子手从地上拣起那只公鸡,吸噬鸡血。王大石看得愣在当地。随后,刽子手再次攻来,稳扎稳打,迫得王大石处处窘迫,连连填气。
  刽子手身怀一套硬功夫,拳脚流畅,一招一式,方显劲力刚迫;王大石左挡右攻,气力翻腾,彰显大气雄浑,入木三分。
  此时,刽子手身子空翻躲过王大石后转一脚,接着,反身一掌朝王大石胸部推过来。这时,王大石双脚落地,一个腾身后转,伸出一掌击他面门。这一掌下去,必将立刻毙死刽子手,而刽子手这掌必定让王大石身子受伤,如此交战,谁也不肯让谁,如此就形成了同归于尽的架势。王大石知道即使自己不会毙命,但是也会受疼或是重伤。
  双掌交错,就将落击对方各处,刽子手在瞬间将手臂挡住来掌,顺就一掌再次打来。王大石去掌被格挡在外,掌心偏离刽子手的面门,若是不收此掌,必是一个落空,当下反手再开一掌,这一掌正对刽子推来的掌心。这时,手掌离各自较近,都已无暇别顾,双掌在半空中相击,只听“砰——”的一声,刽子手的手臂已经折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