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京弈梦华 > 一百九十一 不如不遇倾城色

一百九十一 不如不遇倾城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江南回到五台山,紫冰像是完成了所有夙愿。
  
  她跪坐在大殿的蒲团上,一坐就是几个时辰,一动不动。北方山里的秋天,天黑的早。今晚没有月亮,紫冰和这大殿就都落在黑暗里。待到小沙弥托着蜡烛来大殿点灯,才燃起一丝光亮。
  
  “你这次倒是心静。”身后传来师父的声音,“这一晌都想明白什么了?”
  
  “记得师父曾经跟我们说过一副对联:意静不随流水转,心闲还笑白云忙。我的心是真的闲下来了。”紫冰转向师父。大殿的灯还没有完全点亮,影影绰绰的烛光中,虽然只能看到紫冰的半张脸,方丈却依然从她平静的声音里听出了英雄迟暮的苍凉。她说:“师父该物色新徒弟了。”
  
  “不用了。”师父答道。
  
  “我已经无用了。”
  
  智聪方丈端着一盏油灯,缓缓地蹲在紫冰身前,似乎是要照亮她黯淡的心:“你回来之前,八王的书信就到了。他说不管五台山还欠太祖几步棋,都一笔勾销了。他说没有人能比你更好。所以在你之后,他也不需要什么谋士了!”
  
  昏黄的灯光下,紫冰的脸上有了明显的动容。她微微直起身,眼角绽出一朵泪花。那泪花一直没有滚落,也没有隐去,犹如噙着一颗水晶在黑夜里微微泛着光亮。
  
  智聪方丈安慰似的在紫冰肩上拍了拍,示意小沙弥来扶她一下:“起来吧。”
  
  紫冰被小沙弥扶着不灵便地走了几步,缓了缓腿疼,就立在原地等待师父的教诲。
  
  “紫冰啊,在八王心里你是最好的。这就足够了。”智聪方丈又道:“至于你安排的慕青,八王也明确跟她说过了:她想以靠交换情报买卖谋略作为谋生手段,顺道帮帮八王就够了。如果有一天她想去过普通的生活,八王一定会为她准备好退路。他说他已经愧对紫冰,不能再愧对慕青了。”
  
  紫冰低下头,眼泪到底是落了下来。她没有抬头,只是冲着师父点点头。
  
  “既然你说心彻底闲下来了,那就还回山里养病吧。缺什么,我让人给你送去。”
  
  “多谢师父!”
  
  天色已晚,紫冰就住在寺中。第二天早上起来,紫冰把被子叠整齐按规矩放好。她不由自主地跟着脚步来到当年她和姐姐住的那间禅房门口。正碰上房间里的香客出来。一个慈眉善目带着孩子的女香客冲她笑笑。紫冰微微躬身点头,算是还礼。女香客走出几步,回头问道:“我问小大姐个事儿,斋堂往哪儿走?”
  
  紫冰给她指了路,颇有些自嘲:这里涵纳了她十几年隐忍、规矩的人生。她从这个门进进出出不知多少回。本来还想进去看看。算了,这间和其他禅房并没有什么不同,就像现在,她似乎跟初次前来的香客没有什么不同一样。对于这里来说,重来她亦是过客。
  
  她走到前院。这十来年她住在深山里,这里的一切看起来熟悉而又陌生。她错开熙熙攘攘前来朝拜的善男信女,独自来到小阁楼。
  
  阁楼里的诸子百家、兵法策略依然整齐地码在那里。只是墙上悬挂的汴梁城地图换了。她听无忧说过,常年的风吹日晒,那幅地图变得破旧、模糊。后来八王找工匠用丝线织就了这幅新的地图,挂在这里。
  
  紫冰的手抚摸着地图上的街巷,就像许多年以前师父第一次教他们下棋的时候,她偷跑到阁楼来看地图一样。
  
  现在,汴梁城的宫阙街道、市井人情就像这汴绣上的图画,一针一线织出来繁花似锦,却已经触不可及。但她没有失落,毕竟,这些年她真真切切地混迹于汴梁城的喧闹之中,并如细细的丝线一般,为这幅锦绣添上了些许的色彩。只是她拼尽毕生精力,那色彩也微弱的找不出是哪一条、哪一笔,她在过的痕迹最终隐没在汴梁市井的烟雨中,化作一场繁华旧梦。
  
  这对于她来说,就够了。她悄悄地离了寺庙,进了山。走了很久,越走路越窄。因为人迹罕至,长了很深的蒿草。这么些年,紫冰出来不过两三回,饶了半天也没有找对路径。她停下来看看日头的方向,闭眼回忆了一会儿,才拨开蒿草,往崖边走去。
  
  眼看就是山崖峭壁,转身向南,沿着山石有一步来宽的小道。紫冰抓着石壁上的锁链,沿过二十来尺长的山道,转进一个黑漆漆的山洞。穿过山洞,便豁然开朗了。虽然三面环山,眼前还是一片开阔平地,一间草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