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 第三百四十章 多宝毒计,祸水东引

第三百四十章 多宝毒计,祸水东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新月省内的革新起义之事,传遍全国七十二省后,立刻引发了大动静。
  
  按说一省之地的易主,虽说也算一桩大事,但离惊动全国却也远。
  
  但“新月大捷”完全不一样,有着特殊意义。
  
  全国各地,或是机械电报,或是飞剑传书,或是神术传音,又是打破了这段时日来的沉寂,再度喧闹起来。
  
  自阳燧首义,废除国号与帝制后,七十二省纷纷独立,英雄豪杰辈出,争夺权柄。
  
  新旧势力,共同拒绝外域诸国遣来入侵的邪神、大军时,也在相互竞争。
  
  以“元始宗”正式现世,扶持救国会为标志,南方诸省在救国会居中调和之下,渐渐联合起来,凝聚成一股力量,诸省内的妖魔鬼怪、异类诡物都在被镇压,被斩杀,以至于它们不得不逃亡北方。
  
  相对南方十几个省份,北方达数十省,除了大量守旧势力外,还有【方士】这个庞然大物。
  
  于是,最终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只相较而言,北方更强,完全杜绝了南方那些革新理念,渐又要走回原先的老路。
  
  但祖龙社成功起义,几乎将新月省夺了一大半过来,意味着革新理念硬生生在北方腹地凿出了一个缺口。
  
  这也就是为何?元始宗、救国会这般兴奋,要遣强者过来协助的缘由。
  
  外界因缘际会,风起云涌时。
  
  陶大真人,却在地底炼军粮。
  
  那些个旗官、送粮官得了喜讯,都是欢呼不已。
  
  唯独陶潜,心下大感不妙。
  
  一边继续用谷神簋炼化妖魔尸骸,一边则认真思索起破局之策来。
  
  先前他与林不觉、钟紫阳等人在“九子鬼母”腹中暗聚,议定要对抗的嬴青帝,只是个野心勃勃的邪神子嗣。
  
  可他最新从魏紫烟这头黄衣淫魅口中得知的真相,却让性质完全变化。
  
  “嬴青帝有邪神血脉,是洞玄圆满之境,修的还是域外邪典……但他其实很好对付,不论是我,还是钟紫阳、陈希夷等人,若打定主意要偷袭的话,一击必杀或许不行,但突兀将其重创并不难。”
  
  “十人一起围杀的话,嬴青帝绝无幸理。”
  
  “可如今,真正的灾祸源头变成了那【祈愿术】,嬴青帝成了个媒介,致命的却是这种来自域外黄衣邪神的诡异力量,让人根本无从下手。”
  
  “也罢!”
  
  “这种位格的力量,我如何抵得过?”
  
  “今晚应有聚会,且将真相告知林不觉、钟紫阳、陈希夷等人,共商对策。”
  
  “另外,也该与师尊多交流一二了,多日未见煞是想念,正好也请教请教,说不得便有收获。”
  
  念头落定时,陶潜已是将秘境内又十几座尸山,十几片血湖肉河,尽数炼成各类五谷精粹、灵丹仙药。
  
  遣了送粮官们动作,他则托着谷神簋要回转厢房,静待晚上的聚会。
  
  刚将谷神簋收回怀中,陶潜身躯顿了顿,似想起什么,心中暗道:
  
  “说起来,禹鼎似乎快要出世了?”
  
  “此宝与谷神簋同为九州十二器,威能恐怖,出世条件也类似。”
  
  “因为祖灵、人道气运的缘故,我占些便宜,提前知悉这宝贝如今的位置,正好在那商阳城中,霸王宫前,旁人瞧来是一尊平常无比的青铜鼎,谁又能料到那实则是一件杀伐无双,守御无敌的至宝。”
  
  “以我体内气运之浓厚,只消祖龙社彻底夺了新月省,我抬手便可将此宝招来,认我为主。”
  
  “这般便宜,也唯有我能占得了。”
  
  “快了,这一日来不时又零星消息传来,虽然都算不得大捷,但小捷却是不断,这边说又夺下一座县城,那边说夺了数个村镇,狂飙猛进,蚕食着七邪宗的地盘……数日内,此宝将归于我手。”
  
  “嗯?”
  
  “若能将【九州十二器】聚齐了,说不得能解了此厄。”
  
  最后一念浮现,陶潜自己先摇了摇头。
  
  祖神禁法碎片所化的异宝,任一套都是绝对的至宝。
  
  山河社稷图如此,九州十二器更如此。
  
  他先得谷神簋,禹鼎也近在咫尺,若叫其他人知晓这厮得了二宝不够,还妄想着数日内集齐一整套宝贝,只怕都会觉得这该是个贪得无厌之人。
  
  另外便是其余十宝,并不在新月省。
  
  陶潜知晓位置,知晓取宝窍门,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总不能抬手将剩余的十宝招来吧?
  
  他陶潜,哪有这般大的颜面。
  
  ……
  
  许是昨夜辛苦太多,耗了心血,陶潜回转厢房后,未见魏紫烟来扰。
  
  暗自一笑,挥手布下禁法,一边等待着那子鬼来寻,一边则是取出属于自家便宜师尊的金霞令。
  
  无丝毫耽搁,直接便将自己在新月省内的遭遇,以及与嬴青帝相关的隐秘真相传讯过去。
  
  而后,便等待起来。
  
  也是无法,他虽有这牌符,能与自家师尊隔空交谈。
  
  但主动权都在多宝手中,由不得陶潜来决定。
  
  师徒二人有时候话不投机了,多宝从不知晓手软,单方面便禁言自家宝贝弟子,喷一通爽。
  
  也不知是讯息太过惊人,还是多宝此时正忙。
  
  往常陶潜传讯,用不了太久可得回应。
  
  这一遭,陶潜等了足足半个时辰,白日耗去的法力尽数恢复之时。
  
  牌符之内,多宝那语气有些复杂的声音传递过来:
  
  “好徒儿,有过阳燧那一遭,为师便知你惹祸能力非比寻常,却不想还是低估了。”
  
  “那【域外黄衣】,也是你能惹得起的?”
  
  “也亏得你尚算机灵,没有鲁莽的直接邀许旬那小子,或是你那白隐姑姑、云华姑姑去助你,否则真可能因你之故,导致我灵宝宗,与那黄衣一脉爆发大战。”
  
  “虽说并不惧,也未必就会输,但现下你师尊我,宗主老头,一众二代祖师,乃至于天尊他老人家,个个都忙着,哪有空参与大战?你莫要被袁公这老不修坑了,他死的早不说,没死时也是个老宅家的,哪里晓得黄衣一脉的可怕。”
  
  “你莫要再待在那劳什子祖龙社了,回宗吧,再不回来,你登仙岛上的桃儿都快被霍霍光了。”
  
  “我听闻你盘丝姑姑最是爱吃,把她家盘丝道场都搬到你家旁边去了,你回来时可不要走错了洞门。”
  
  说到这里,多宝真君停顿一下。
  
  随后,难得有些无奈的,替陶潜出了个主意:
  
  “为师晓得你心善,看不得新月省陷入妖魔之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