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林非鹿宋惊澜 > 50

5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帝今夜没有翻妃嫔的牌子,独自宿在自己的养心殿。睡得正香突然被彭满叫醒,本来满心怒意,但听彭满回禀了几句,瞌睡一下就没了。
  
  宫人迅速服侍他起身穿衣,提着宫灯出去时,青烟等在外面。
  
  彭满只是简要说了几句,此时见着青烟,林帝便问:“你仔细将刚才的事情说来听听。”
  
  青烟便将梅嫔踏进明玥宫后的所言所行一一回禀。林帝最近本来就在大力追查当年的线索,此时听梅嫔这些话,哪能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心中登时又惊又气。
  
  一边朝明玥宫去,一边吩咐彭满:“去把惠妃叫过来!”想了想又说,“再派人去一趟银霜殿,死的活的都一并带来!”
  
  彭满带着人领命而去,林帝则匆匆赶到明玥宫。
  
  进去的时候,梅嫔已经镇定下来了,身上披着萧岚的外衣,正捧着一杯热水在喝。
  
  她脸上的疤痕本就唬人,这深更半夜的,还披头散发满脸泪痕,简直比女鬼还可怕。林帝只看了一眼,真是一颗心堵在了嗓子眼,赶紧将目光移到了旁边温婉素雅的萧岚身上。
  
  看看,这才是朕的爱妃。
  
  真正的温婉良善满身才情,明知道梅嫔是当年下毒加害自己的凶手,却还体贴地为她拿了外套倒了热水。
  
  这一对比,林帝心中对萧岚的喜爱越发深了。
  
  梅嫔一见她过来,登时就跪下了,先是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伏在地上哭道:“陛下,妾身自知罪孽深重,死有余辜,但妾身不愿陛下被奸人蒙蔽,哪怕是死,也要死在陛下手中,死个清楚明白!”
  
  林帝没说话,冷冷看跪在地上的身影一眼,拉着萧岚坐到了软塌上。林非鹿也跑过来,睡眼惺忪地爬进他怀里,瓮声瓮气问:“父皇,梅嫔娘娘说有人要杀她,是真的吗?”
  
  林帝摸摸她小脑袋,沉着脸看过去:“你且跪着,好好想想当年真相的全部细节,等惠妃来了,再一起说。”
  
  梅嫔哭着应是。
  
  她也知道陛下现在不喜这张脸,一直伏在地上没有抬头。
  
  没多会儿,惠妃就过来了。
  
  今夜她本就难以安眠,突听有人叫门,说陛下传她问话。
  
  惠妃心中一个咯噔,就知大事不妙了。临到关头,反而比平时沉得住气,耳语吩咐贴身婢女之后,就匆匆出门了。只是没想到来的竟然是明玥宫,进来一看到跪在地上的梅嫔,再一看林帝那气势,再沉着心里也惊慌起来。
  
  从门口走到堂中那几步路,愣是走出她一身的冷汗,在林帝逼人的视线下缓缓下跪,尽量保持嗓音平静:“臣妾拜见陛下,这个时辰,不知陛下唤臣妾前来是有何事?”
  
  林帝冷声道:“看到梅嫔在这里,你竟不觉得惊讶吗?”
  
  惠妃勉强一笑:“是有些惊讶,正等陛下吩咐。”
  
  林帝便道:“梅嫔,你且将今夜发生之事再说一遍。”
  
  梅嫔缓缓抬起身子,深深看了一眼身边的惠妃,红肿的眼睛里闪过一抹阴毒,看得惠妃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梅嫔便将今夜发生的事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包括她派人去寻刘三寻不到,在枕头下藏了剪刀,屋子里莫名的香味,和破门而入的黑衣人。
  
  梅嫔每说一句,惠妃的脸便白一分。
  
  说到最后,她转过身来,看着惠妃一字一句道:“惠妃姐姐这是要杀人灭口啊。”
  
  惠妃尖声道:“你血口喷人!我平日与你无冤无仇,与你姐妹相待,怎会行此恶行!你不知得罪了何人,引来杀人之祸,竟嫁祸到我头上!”
  
  说罢,朝林帝磕头道:“求陛下为臣妾主持公道!”
  
  林帝的脸色也很难看。
  
  虽然他不喜梅嫔,但在他的皇宫,竟然发生了行刺妃嫔一事,幕后主使如此胆大妄为,岂有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他盯着梅嫔,沉声问:“你且说说,惠妃为何要杀你灭口?”
  
  这话一问,惠妃只觉身子一软,就要瘫下去,但硬生生掐着袖下的手指忍了下来。
  
  梅嫔闭了闭眼,嘴角浮起一抹诡异的微笑,配着她脸上的疤痕,越发恐怖,她看了林帝身边的萧岚一眼,缓缓道:“这件事,还要从八年前说起。”
  
  在这个深夜,六皇子林瞻远痴傻的真相,终于缓缓浮出水面。
  
  哪有什么生母命中不详惹了神怒,不过是因为争宠导致的一场谋害。老六本该是一个健康聪明的皇子,萧岚也本该顺利晋为嫔位。
  
  这一切都因为底下那两个毒妇而葬送了。
  
  林帝听她说完最后一个字,再也忍不住,狠狠将案几上的茶杯砸了下去。
  
  茶杯砸的粉碎,溅起的碎片划在了梅嫔的手背上。她丝毫不在意地拂去鲜血,嘴角反而挂着一抹笑。
  
  事已至此,惠妃不会放过她的。
  
  就算是死,她也要拉着她垫背!
  
  惠妃早已冷汗涔涔,只不停地重复:“你血口喷人!我根本不知道你说的那个药!陛下!求陛下做主,还臣妾清白啊陛下!”
  
  梅嫔幽幽地看着她,一字一句:“陛下,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啊。”
  
  就算没有证据又怎么样呢?她身处绝路,现在是在用命换当年的真相,有没有证据不重要,林帝会不会信才是最重要的。
  
  此时,前去银霜殿检查的侍卫也回来了。
  
  彭满进来回禀道:“陛下,银霜殿空无一人,刺客不知所踪,只有两具尸体,是银霜殿的宫女。怕惊扰贵人和公主,老奴已让他们抬去杂役房了。”
  
  林帝沉声问:“死因是什么?”
  
  彭满回到:“剪刀戳穿胸口致死。”
  
  这就跟梅嫔刚才所说的一切连上了。看来是那刺客见梅嫔逃脱,才用那把剪刀把两名宫女灭了口。
  
  事到如今,且能有假,林帝岂止是震怒,他现在就想把底下那个喊冤的毒妇活生生掐死。
  
  惠妃满脸泪痕,跟当初的梅嫔一样抵死不认,甚至指天发誓:“不是我!陛下,臣妾没有做过此事!若有假话不得好死!”
  
  她是料定了梅嫔拿不出当年下药的证据,而今刺客都跑了,也无法证明是她派的人。不管林帝信也好,不信也好,没有证据,就不可能真的拿她怎么样。
  
  梅嫔等她狡辩完,又开口道:“陛下,那刺客被妾身在手臂上刺了一刀。只要现在去各宫搜查肩上有伤的人,一审便知!”
  
  惠妃紧紧咬着牙跪在地上不说话。
  
  林帝便沉声吩咐彭满先去将惠妃宫中所有人提审出来,检查有无伤口。若没有,再挨个提审其他宫中的宫人和侍卫,就是把这皇宫翻个遍,也要把行刺之人找出来!
  
  闹了这么一场,夜已经很深,梅嫔笑容诡异,惠妃哭着喊冤,林帝听得头疼不已,再一看旁边沉默不语眼眶通红的萧岚,顿时愧疚又心疼。
  
  若不是这两人加害,她这些年岂会过得如此艰辛?
  
  林帝不由得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低声问:“等事情水落石出,岚儿希望朕如何处置她们?”
  
  萧岚在他怀里缓缓抬眸,眼尾泛着红,楚楚可怜,却努力朝他露出一个笑:“但凭陛下吩咐。”
  
  林帝拍了拍她纤弱的后背,长长叹了一声气。
  
  追查各宫宫人是个大工程,一晚上时间肯定不够。林帝命人将梅嫔和惠妃各自带下去,看押在永巷,等查出线索再提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