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林非鹿宋惊澜 > 58

5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帝交代手下着手调查了一番太子遇虎一事,虽然大部分人都觉得是意外,但当事人毕竟涉及到皇子公主,于情于理都还是要查一查的。
  
  但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什么异常来。
  
  山中本就有猛虎出没,前几年林帝还猎过一头,先皇当年夏狩时也遇过两头熊,差点遇难。猛兽袭人实在不算什么稀罕事,最后查来查去,只能归根于太子和五公主运气不好。
  
  除了阮贵妃和相府的亲信,没人知道这头猛虎其实是他们饲养的。
  
  谋害太子是诛九族的大罪,但自古夺嫡之路就凶险万分,富贵险中求,若是现在不动手,等将来太子登基,如今辉煌的阮氏一族必然会迎来没落。
  
  所以这件事必须做,但也要做到万无一失,半点都让人看不出来人为的痕迹。
  
  利用夏狩,引猛虎袭击,是最像意外的方式了。
  
  这只猛虎相府已经饲养了三年,东宫和云曦宫中其实都各有自己的内线。内线偷偷将太子不要的衣物搜集起来送出宫去,那猛虎在人为调教之下,日复一日地熟悉着独属太子的气味,才能在被运送到山林后,精准地寻出太子所在。
  
  其实他们的目的不一定非要太子死,断他一条胳膊或者瞎他一只眼睛就可以了。
  
  一旦残疾,太子就会失去储君的资格。
  
  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他们精心布置多年的局,竟然被一个小丫头毁了!
  
  阮贵妃本来还坐在宫中喝着茶静待太子遇虎的消息,没想到消息等是到了,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说太子也平安回来了。
  
  阮贵妃真是气到银牙咬碎,将滚烫的茶盏砸到了门框上:“这两人坏本宫好事!”
  
  说的自然是林非鹿和奚贵妃了。
  
  阮氏奚檀虽同为贵妃,但多年来相安无事,不交好也未交恶。阮氏知道奚檀无意争宠,她入宫不过是因为受了伤不能再上战场,与其嫁人,不如发挥自身最后的价值,为奚家提供最后一道保障。
  
  毕竟自古将为君所忌,虽然奚家满门忠心,但架不住皇帝多疑,有奚檀从中周旋,奚家会更安全。
  
  而且奚檀一直无子,说不好是她不能生,还是她压根不想生,不管是宫斗还是夺储,大家都没把她算在其中。
  
  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完全置身事外的人,毁了他们的大计。
  
  林非鹿骑马回来求救可恶,奚贵妃前去杀虎救人更可恶,阮贵妃一时之间想把这两人生吞活剥的心都有了。但她什么都不能做,这件事已然被定性为意外,她若有动作,就是不打自招。
  
  所以她只能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还遣人送了东西给太子以示慰问。
  
  只是心中到底是有气,看到什么不顺眼的人或事就比往日更暴躁,随行来行宫避暑的那位怀胎五月的谢婕妤因为一句无意之言冒犯到阮贵妃,她便叫人在院中站了两个时辰,以示惩戒。
  
  结果那位谢婕妤当日回去便见了红,在太医的护胎之下,孩子算是保住了,但谢婕妤动了胎气身子越发虚弱,恐怕到了生产时会面临很大的风险。
  
  林帝听闻此事很是恼火,虽然他一向知道阮贵妃是个直来直去的性子,但事关子嗣,他还是动怒了。
  
  不过是训诫,还未给处罚,她倒是先哭上了。
  
  平日骄纵明艳的女子哭起来时还挺有风情的,边哭边道:“臣妾当年怀着廷儿时,还与陛下登山作乐,也未见出事。如今只不过叫她站了两个时辰,哪里知道她身子就虚成这样?陛下既然觉得臣妾小题大做,那不如撤了臣妾协理六宫的权利,也省的臣妾挂个空名,做什么都要瞻前顾后。”
  
  林帝本来是来问责的,到最后自己反倒成了恶人?他不得不安抚一番委屈抽泣的贵妃,加上顾忌阮氏一门,最后只是训诫了她几句,又补偿似的赏了谢婕妤不少东西,便将此事轻巧揭过了。
  
  朝中政事繁忙,如今夏狩又停,今年的行宫避暑便比往年的时间都要短。
  
  不过半月有余,林帝便打道回宫了。
  
  林非鹿回宫没两日,便被皇后叫到了长春宫。
  
  她跟皇后的接触不多,皇后潜心礼佛,免了后宫请安一事,平日无事根本见不上她一面。她唯一跟皇后的近距离接触是上一次的生辰宴,皇后看她的目光十分平和,周身有股超然的大气,有一种跟太子如出一辙的端庄。
  
  这一对母子都是那种十分守规矩的人,大家都清楚,只要他们不行错踏错,储君之位就不会有变故。
  
  但如若有人伸出爪牙,他们也绝不会坐以待毙。
  
  皇后将林非鹿叫过去,自然是为了太子遇虎时她前去求救一事。太子能平安,林非鹿功不可没,皇后往日对这些皇子皇女们一视同仁,不苛责也不亲近,此时却真心实意对林非鹿生出几分青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