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林非鹿宋惊澜 > 65

6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因着要准备太子大婚之事,今年的行宫避暑之行便取消了。林非鹿受不住热,听说宫外有处庄园专做避暑之用,只开放给达官贵人,便常常溜出去玩,在那里一待就是一天。
  
  避暑庄园叫做紫玉林,地板玉石铺就,满院栽满紫竹,十分奢华。林非鹿去了几次就发现,冷气是从玉石地面底下散发出来的。一打听才知道,这整个庭院是建在一座冰窖之上的,类似于地暖的原理,难怪如此凉快。
  
  林非鹿听完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古代有钱人真是为所欲为啊。
  
  一开始园主不知她身份,只以为是哪家富贵人家的千金,虽客气招待,但也没过分上心。直到有一次林非鹿撞上也在这避暑的都御史之子冉烨。
  
  那冉烨曾经也在太学上过一段时间的学,自然认识五公主,便朝她行礼,跟着冉烨一起的那群公子哥们便都一一行礼。自那之后,园主便知道这位常来的小姐竟是皇室公主,赶紧将园中最好的房间作为公主专用,恭敬伺候。
  
  冉烨自知道五公主常来此避暑,每次来了紫玉林都先来问礼。林非鹿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有时候冉烨问她要不要一起掷骰投壶,她也会参与参与。
  
  这一日她刚来紫竹林,坐下才吃了一串冰葡萄,外面便又传来冉烨笑吟吟的声音:“五公主,前些时日他们得了一只鹦鹉,会十多种口,你要不要过来瞧个新鲜?”
  
  林非鹿说:“行吧。”
  
  她刚慢腾腾爬起来,把水果盘端在手上,打算过去了一边吃一边看,就听外面砰地一声,随即传出冉烨的惨叫。
  
  林非鹿一愣,赶紧快走几步拉开玉门。
  
  外头就是一方天井,天井中间竖着一扇白玉翠屏,但此时这座玉屏已经倒在地面摔得四分五裂,冉烨就躺在这碎玉之上,抱头惨叫。他身前站着的人一身黑衣,墨发高束,正提着拳头在暴揍他。
  
  林非鹿一下没把那背影认出来,只厉声道:“住手!”
  
  冉烨听见她声音顿时大叫:“公主救我!啊——”
  
  那人并没有因为林非鹿的话停下动作,反而揍得更狠了。
  
  林非鹿把水果盘往地上一放,纵步冲过去想把人拉开。冲至跟前,待看见打人者的侧脸,顿时惊住了:“奚行疆?!怎么是你?!”
  
  冉烨是被人从后面直接拎起来摔到了院中,根本没看见打人的是谁,此时听见“奚行疆”三个字,惨叫声顿时卡在喉咙,紧紧抿住唇,叫也不敢叫了。
  
  奚行疆拽着他衣领,将人往上提了提,头却转过来看向林非鹿,嬉笑着:“小豆丁,好久不见啊。”
  
  林非鹿都无语了:“你什么时候回京的?你干什么打人啊!”
  
  奚行疆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昨夜刚到。”
  
  冉烨在他手下瑟瑟发抖,林非鹿看不下去了:“你先把人放开,你打他干什么啊?”
  
  奚行疆这才低头看了看被自己打得鼻青脸肿的冉烨,冷笑一声,抬手在他脸上拍了拍:“就凭你,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冉烨瞳孔放大了一下,转瞬又心虚地移开视线。
  
  奚行疆狠狠把他往地上一放,站起身掸掸手指,居高临下地打量他:“有多远滚多远,再让我看见你……”
  
  话没说完,冉烨已经爬起来一溜烟跑走了。
  
  林非鹿感觉有点头疼,奚行疆嬉皮笑脸地凑过来,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一番,挑眉道:“你怎么还是这么矮?”
  
  林非鹿:“???”
  
  她跳脚了:“我长高了!!!”
  
  奚行疆抄着手:“可我看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角度啊。”
  
  林非鹿气得想踩他脚:“那是因为你也长高了啊混蛋!!!”
  
  他嗤地笑了一声,趁她没反应过来飞快伸手在她头顶摸了一把,摸完又不无遗憾地说:“没有小揪揪,手感都不好了。”
  
  林非鹿啪的一下把他手打开,指着满地碎裂的玉石:“这些你赔!”
  
  奚行疆吊儿郎当的:“我赔就我赔,小爷有钱。”
  
  林非鹿简直痛心疾首:“你怎么去边疆历练了三年还是这个样子啊!”
  
  他打了个口哨,走到门口的台阶边坐下,把她放在地上的那盘水果抱起来,往嘴里扔了几颗葡萄:“哪个样子?是不是觉得你世子哥哥一如既往的帅气?”
  
  林非鹿:“……”
  
  别的没见长进,脸皮倒是越来越厚了。
  
  紫玉林的管事匆匆来迟,毁了人家的小院,林非鹿挺不好意思,管事却连连说没关系,不用赔。公主驾到令他们蓬荜生辉,小小玉屏不值一提!
  
  这些人还怪会做生意的。
  
  很快就有人过来把碎玉都清理走了,又给她换了一座小院,说那边会立刻重装,等她下次过来就可以使用了。
  
  林非鹿送走管事,进去的时候就看见奚行疆一手枕头躺在地上,翘着二郎腿,另一只手往空中抛葡萄,又拿嘴去接,反正要多没正行有多没正行。
  
  瞧见她进来,斜眼看了片刻:“从这个角度看,好像是长高了不少。”
  
  林非鹿往他对面一坐:“你什么时候回边疆?”
  
  “不是吧?!”他坐起来想拍她头,“我才刚回来你就盼着我走?”
  
  被林非鹿眼疾手快地躲开:“你也知道你刚回来啊?你刚回来就行凶打人。”
  
  奚行疆又躺回去:“谁叫他欠打,下次见着我还打。”
  
  他吃了一串葡萄,侧了下身子,用手撑着太阳穴,变成了贵妃躺的姿势,倒有几分风流公子的韵味,挤眉弄眼地问她:“小豆丁,我走之前送你的那枚玉佩还在吗?”
  
  林非鹿给自己倒了杯冰茶,面无表情说:“不见了。”
  
  奚行疆急了,蹭的一下坐起来,“怎么就不见了?!不是让你好好保管的吗?!”
  
  林非鹿说:“你叫我好好保管我就要好好保管?我那么多玉佩,又不缺你这一块。”
  
  奚行疆快气死了:“那能一样吗?那是我娘给我的!要给我将来媳妇儿的!”
  
  林非鹿:“?”
  
  她眯着眼,十分危险又冷漠地看过去。
  
  奚行疆察觉自己失言,猛地抿住唇,若无其事看看房顶,又看看窗外蓝天白云。
  
  半晌,听见林非鹿幽幽说:“你想的还挺美。”
  
  他梗着脖子转过来吼她:“想想都不行啊?!”
  
  总是飞扬跋扈无往不利的少年,脖颈处红了一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