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林非鹿宋惊澜 > 96

9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众目睽睽之下,林非鹿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抱了一下就从他怀里挣脱开了。
  
  宋惊澜把她拉到旁边坐下,才又拿起笔继续批那本没批完的奏折,听到她问:“你怎么知道我要来?”
  
  他还执笔在回折子,没有抬头,只笑着说:“猜的。”
  
  林非鹿见他还在忙也就没打扰了,坐在软榻上好奇地左看右看,一转头就看见站在旁边的清秀小侍卫。她愣了愣,惊讶道:“天冬?!”
  
  天冬脸色潮红,难掩激动:“五公主!”
  
  再见熟人,她倒是很高兴,走过去打量他一圈,“天冬你长高啦,我差点没认出来。”
  
  天冬羞涩又高兴:“多年未见,公主也长高了许多。”
  
  两人聊了几句,林非鹿突然想到什么,有些惊恐地朝他下方扫了一眼,“天冬你现在不会……”
  
  天冬见她眼神扫过来,脸上顿时一个爆红,连连摇头,话都说不顺了:“属下……属下没有!属下只是陛下的贴身护卫!”
  
  旁边宋惊澜批完那本奏折,搁了毛笔,笑着伸手把人拉回来:“别逗他了。”
  
  林非鹿往案桌上瞄了两眼:“你忙完啦?”
  
  他按了下眉心:“堆了太多折子,恐怕要看到晚上。饿了吗?我叫人先传膳。”
  
  林非鹿摇头:“不饿,我等你一起吃。”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发髻,笑眯眯问:“好看吗?”
  
  他早就注意到她今日的新发型了,笑着点头,“好看。”
  
  她指了指候在下面的听春:“是听春给我梳的哦。”
  
  宋惊澜顺着她手指往下看了一眼,笑意温和:“赏。”
  
  听春一抖,立刻跪下领赏:“多谢陛下赏赐。”
  
  她跟拾夏两个人今天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和惊吓,到现在还有点没缓过神来,突然又得了赏赐,心中更是万分复杂了。还跪着,就听见永安公主说:“你这里好气派好漂亮啊。”
  
  她们听到陛下温柔地笑了一声:“喜欢这里?那以后就住过来吧。”
  
  两人震动之余,心中都同时冒出一个念头:今后这宫中的日子,怕是要变了。
  
  临安殿作为皇帝起居理政的正殿,比永安宫还要大一倍,也更气派恢弘。林非鹿趁着宋惊澜批阅奏折期间,让天冬带着里里外外参观了一遍,还扑到龙床上滚了一圈,把跟着的春夏两人吓了个心惊胆战。
  
  参观完回到前殿时,就发现批改奏折的案桌边又搭了一张小桌子,上面已经摆满了点心水果和酥茶。
  
  林非鹿一眼就看到里面有芙蓉流沙糕、溏心桃花酥,都是她以前喜欢吃,还拿去翠竹居给他吃过的点心。
  
  她自觉地坐过去,拎了块糕点塞进嘴里,一边吃一边看他执笔垂眸批阅折子的模样。
  
  接亲这一路他都穿着常服,此时换上了玄色龙袍,帝王气息冷锐逼人,不说不笑的时候,看上去的确还蛮吓人的。不过吓人归吓人,帅也是真的帅,林非鹿一边吃一边欣赏帅哥,觉得自己胃口都好了很多。
  
  还要吃第五块点心的时候,宋惊澜拿着折子转头看过来,语气像哄小孩子一样:“糕点吃多了容易腹胀,晚些还要用膳,喜欢的话明日再吃,嗯?”
  
  林非鹿喝了口酥茶润嗓子,拍了拍好像是有点哽的胸脯:“好吧。”
  
  宋惊澜便叫人把糕点都撤下去,案桌上又重新摆上了她爱看的话本和戏文,还有一些弹珠九连环之类的,都是她以前爱拿到翠竹居跟他玩的小玩意儿。
  
  林非鹿趴在案桌上弹了下弹珠,偏头跟他说:“幼稚!”
  
  宋惊澜摇头笑了下,批完最后一笔,伸手拿过另一本折子。
  
  宋国的经济一直都挺繁荣的,经济产业带动文化产业,是以这边的话本戏文诗词歌赋也十分鼎盛。这些民间传奇话本也不知他是从哪淘来的,一个比一个传奇,林非鹿起先还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后来就完全被小说吸引,津津有味地看起来了。
  
  殿内一时十分安静,只有书页翻动的声响。
  
  林非鹿起先坐在软塌上,坐久了不舒服,又在榻上躺了躺,最后还把宋惊澜的腿当枕头靠了一会儿,最后又拿了张垫子坐到地上去,趴在案桌上看。
  
  底下候着的宫人们除了天冬外,都被永安公主这一顿操作吓得时时吸气,战战兢兢,惶恐不安。最后却发现屁事没有,陛下怡然自得批着奏折,时而转头看她一眼,眼里的笑意就没散过。
  
  临近傍晚时,通传太监一路小跑进来,跪在玉屏前恭声道:“陛下,中书侍郎和礼部尚书应召求见。”
  
  宋惊澜仍在看奏折,淡声说:“宣。”
  
  林非鹿这才从传奇小说中醒过神来,转头小声说:“那我去后面啦。”
  
  皇帝议政旁人自要回避,她正要起身,就听见宋惊澜温声说:“不用。”
  
  林非鹿有点迟疑:“不太好吧……”
  
  他笑了下:“小事而已,无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