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太后 > 第679章 西太后 完结

第679章 西太后 完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们交替呼喊着,吓了载淳一跳,赶紧搂紧了如雅。
  玉兰也没想到,这刚出来一句话,就引起这么大的波浪,两个人都气得浑身发抖。
  如雅实在不知怎么回嘴,玉兰手里仍旧捏着董元醇的奏折,她也一时不知怎么说了。
  只听肃顺继续喊道:“我大清祖制规定,后妃不得干政,谁有此念头就该死,这董元醇实在放肆!”
  杜翰接话道:“这小小御史,胆敢建议亲王辅政,杀头、杀头,这背后必有人主使。”
  载垣继续道:“奴才等奉先帝之命赞襄政务,不能听命于皇太后,让太后们看奏折,已属多余,多余!”
  肃顺接着喊着:“太后有违先帝遗命啊,大字识不得几个,还妄想什么垂帘听政,可笑,贻笑大方。”
  玉兰气得抖个不停,终于插了一句嘴:“我们不过是找你们说说,你等如此放肆,将皇上放在那里?”
  肃顺拱着手:“太后,不要多说了,此折有违先帝遗诏,发下来批驳回去吧。”
  杜翰喊着:“董元醇如此狂妄,即刻砍头。”
  焦佑瀛跪在地上哭喊着:“我朝圣圣相承,从来没有皇太后听政之礼,我们受大行皇帝遗诏赞襄政务,怎能更改祖制呢?后妃干政,不成样子,不成样子!”
  端华继续喊着:“先帝命我们八人辅佐,这还要另简亲王辅政,实在违背祖训,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匡源又喊着:“先帝在前面呢,他尸骨未寒,有人却要逆天而行,不行、不行。”
  ……
  八大臣喊个没完没了,快把四知书屋的屋顶冲破了,玉兰和如雅仍旧无话可说,载淳不行了。
  他害怕了,抱着如雅,哇哇大哭起来了。
  他的身子忽地一抽抽,尿裤子了。
  八大臣看见小皇上哭了,还尿裤子了,赶紧伏在了地上:“奴才等有罪。”
  载淳扯着如雅:“皇额娘,走,走。”
  如雅哄着:“没事、没事,走,这就走。”对着八大臣斥道:“你们跪安吧。”
  肃顺应着:“请太后下发董元醇的奏折。”
  如雅又说道:“你们跪安、跪安。”
  八大臣互相看看,没有办法了,只得磕头告退了。
  八大臣走了,玉兰立即泄了气,可手里仍旧捏着折子。
  如雅站了起来,给载淳擦着眼泪:“儿呀,你看看,皇额娘的衣裳也湿了。”
  载淳害羞了,把头埋在如雅怀里,哭着:“皇额娘,你别笑话我。”
  如雅笑着:“傻儿子,怎么会。”喊着:“张文亮,你陪皇上换衣服去。”载淳走了。
  玉兰低头看着地上的一摊尿,叹口气:“儿子帮咱们解围了。”
  两个人也出了四知书屋,如雅便问着:“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玉兰说着:“恭亲王让咱们克制忍耐,逆来顺受,那咱们就忍一忍。”
  如雅点着头:“再将折子留几日,看他们怎么说,如果仍旧直言反驳,那就顺他们的意。”
  八大臣回去之后,将早已写好的驳斥上谕,送过来给如雅和玉兰看了,让她们赶紧盖章了事。
  两个人当然不愿意盖章,几日之后,八大臣实在受不了了,索性直接过来烟波致爽,找两人来了。
  于是,这又是一顿大吵,吵得天翻地覆,又要把烟波致爽的屋顶给撑破了。
  最后,如雅和玉兰仍旧不愿下发折子,没有办法了,肃顺喊了一声:“太后若执意如此,我等只有搁车。”
  这‘搁车’,也就是我们今天的——罢工。
  八大臣罢工了,你们什么时候下发奏折,我们什么时候复工,看你们该怎么办。
  玉兰和如雅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这里,玉兰的火气上来了,她将一个奏折仍在地上。
  只听她说道:“胜保在折子中,向皇太后、皇上请安,为何将他交部议处?他犯了什么过错,要由吏部处罚?”
  肃顺大胳膊一挥:“此等小节,不重要,太后赶紧考虑何时将董元醇的折子下发吧。”
  肃顺等要罢工,其他的大臣也来了,绵愉和奕譞等也在,都聚集在烟波致爽殿门口。
  奕譞气得咬牙,指着肃顺喊着:“回京城等着,回京城跟你没完!”
  绵愉赶紧喝止:“老七闭嘴。”奕譞不敢说话了。
  肃顺拱拱手:“太后们赶紧钤印,奴才等告退了。”
  肃顺领着八大臣走了,其余的大臣也都走了,又只剩下如雅和玉兰了。
  两个人揉着额头,如雅叹气道:“他们竟然搁车,那这每天的奏折该如何是好?罢了,把折子下发吧。”
  玉兰点着头:“好,下发吧。”细细想着:“他们胜了,那咱们先退一步吧。”
  如雅点着头:“是,咱们收敛光芒,先认输吧。”
  两个人在八大臣批驳董元醇的上谕上盖了章,连同奏折一切发了下去,并做出哭哭啼啼地状态来,让肃顺他们以为她俩服软了。
  折子下发之后,八大臣自觉胜利,也就不再搁车,一切恢复如常。
  如雅和玉兰也不再提及垂帘听政之事,两个人该吃吃、该喝喝,该阅览奏章就阅览,该盖印就盖印,也恢复如初。
  安安静静半个月之后,两个人便操办咸丰梓宫回京之事,肃顺再不想回京,也没有办法,只得回京。
  咸丰十一年八月十八日,拟定大行皇帝梓宫于九月二十三日起驾回京,二十九日到京。
  咸丰十一年八月二十七日,内阁议上,大行皇帝谥号为‘显皇帝’,庙号‘文宗’,是为清文宗。
  咸丰十一年九月初一,内阁议定,母后皇太后、圣母皇太后的徽号。
  咸丰十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文宗显皇帝梓宫自热河行宫起驾回京。
  咸丰梓宫回京途中,载淳作为儿子,理应每天清晨跪送皇阿玛灵柩起驾;然后先行一步,在梓宫暂停处,提前跪拜迎接。
  载淳要一直跟着梓宫走,他年幼不说,而且天气严寒,这天天折腾,他怎么能受得了。
  如雅和玉兰便召集八大臣,与他们商议了此事。
  这八大臣也觉得不妥,立即去找主理治丧的五位亲王商议此事,然后定了结果。
  他们决定,如雅和玉兰、载淳,在热河跪送咸丰梓宫,然后提前回京,到时再跪接咸丰梓宫就行了,不需要天天跟着了。
  如雅和玉兰笑了,这正中她们下怀,两个人点点头。
  如雅说着:“这样也好,皇上年幼,先帝在天之灵一定会理解的。”
  玉兰接话道:“谁护送皇上先回京呢?”
  肃顺应道:“载垣、端华两位亲王护送太后、皇上回京,奴才等护送先帝梓宫回京,太后觉得如何?”
  两个人对视一眼,如雅点着头:“不错,就按这个办。”
  一切定了之后,咸丰的梓宫便要回家了。
  载淳、如雅和玉兰、(皇考)丽皇贵妃、(皇考)祺妃,还有沁妧,他们在丽正门跪送咸丰梓宫。
  来这里一年多了,终于要回家了,咸丰却回不去了。
  几个人痛哭流涕,玉兰厌恶极了:“走吧,再也不来这地方了,再也不来了。”
  咸丰的梓宫走远了,丽皇贵妃、祺妃坐着轿子,跟着梓宫走,她们要护送梓宫。
  如雅牵着沁妧,玉兰牵着载淳,载垣、端华护送她们,先一步回京了。
  嘉庆驾崩在热河行宫,此后四十年没人来过,咸丰又在这里驾崩,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过来了。
  如雅和玉兰坐在马车里哭,载淳和沁妧也跟着哭,母子四个人哭得肝肠寸断。
  眼泪总会止住的,伤心也总会消失的,玉兰哭了一会,便恢复理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